首页 东方 那双可怕的眼睛(4)

那双可怕的眼睛(4)

    刚才闭着眼睛的男人睁开了眼睛,两道寒光从他的眼底中射出,他直直地看着井伽伽,井伽伽站在那里一时不知所措,这眼神太可怕!太可怕!

  

  寒气从井伽伽的脚底腾升,直冲头顶,让她不禁一个寒颤,拿在手里的包嘎然掉在地上。

  

  炎律望着扭过脸看着井伽伽,不解地叫了一声,“伽伽……”今天的伽伽实在太反常。

  

  “律,这么多年,你还是孩子的脾气,都大人了也该改改了。”男人低沉的嗓音在房间响起,语气不全像是一位兄长对弟弟的那种包容,更多的像是长辈对晚辈的那种宠溺,足见这个男人对这个弟弟的那份不同一般的爱。

  

  虽然男人是在对炎律说话,可是眼神却盯着井伽伽,井伽伽弯下腰赶紧捡起包,下意识紧紧拉着炎律的胳膊,向他身后躲掩。

  

  炎律感觉到了井伽伽的恐惧,他不明白为何伽伽会怕成这个样子,包还掉在了地上,她平时不是这样子的,这平日天不怕地不怕的傻丫头为何现在见了表哥会吓成这样子?

  

  炎律轻轻拍了拍井伽伽挽着他胳膊的手,示意她不要害怕,轻声说了一句,“哥,这么多年你还是没变。”

  

  井伽伽眼神躲来躲去,不敢再直视男人那可怕的双眼。

  

  “我们兄弟一样。”男人站起身,走向炎律。

  

  男人走近,井伽伽后退,最后完全站在炎律身后,身体微微有些颤抖。

  

  炎律扭过脸,双手放在井伽伽的肩膀上,旁若无人轻声询问,“伽伽,你怎么了?”

  

  “没,没事。”井伽伽支支吾吾,飘来飘去的眼神还是不偏不倚再次看到炎律身后的男人,她心里一个咯噔,脸色煞白,双腿一软,差点没蹲坐在地上,幸好炎律扶着她,她才没有摔倒,却靠在了炎律怀里。

  

  “伽伽,你怎么了?不舒服?”炎律着急地扶起井伽伽坐在一旁的沙发上,男人微微蹙了蹙眉头,这时炎母也走上前,惟独那个高傲的女人依旧靠在沙发上冷眼观看,放佛这一切都与她无关。

  

  “炎律,我有些不舒服,我想先回去。”井伽伽有些无力轻喃。

  

  “好,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

  “不用,我自己可以。”井伽伽抿了一下嘴,提着包站起身,说道,“对不起,今天我突然有些不舒服,实在抱歉,我先回去了。”说完她逃也似地向外匆匆走去。

  

  “伽伽……”炎律在身后叫了一声。

  

  “我没事。”井伽伽头也不回,匆匆离开,逃离这个让她压抑恐惧的房间。

  

  那双可怕的眼睛让她真的好害怕,她放佛又看到了无数次在噩梦中见到的那双眼睛,让她想逃却逃不开……

  

  一路跌跌撞撞井伽伽终于出了酒店,就连包里的手机响了好久都没有听到。

  

  “伽伽。”身后传来一声叫喊,井伽伽身体一抖,拿在手里的包差点又掉在地上。

  

  “伽伽,你等等我。”炎律跑着追了过来。

  

  听出炎律的声音,井伽伽这才从惊恐中缓过神,深吸了一口气,扭过脸——

  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二更结束,明日三更,大家记得收藏,推荐,留言哟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