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扼杀在萌芽中的爱(1)

扼杀在萌芽中的爱(1)

    灾难过后,一切也将不再一样,每个人等待的将是怎样的事情?

  

  时间过得很快,半个多月就这样一眨眼的功夫过去了,而炎律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,井伽伽打他的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,井伽伽着急去无能为力。

  

  井氏集团也从摇摇欲坠中慢慢站了起来,井陉和史玲也回到了公司,井氏集团一切又恢复了从前。

  

  井青青上午在医院照顾井伽伽,下午的时候回自己的钢琴店。

  

  寒凌飞则每天都回来医院陪井伽伽两个小时。

  

  井念天还没有放假,却请了长假,任所有人怎么劝他都不去学校,一天到晚呆在井伽伽身边,晚上也不回家睡觉就睡在病房的沙发上。

  

  秋日的阳光总带些懒洋洋的味道,井伽伽躺在阳台的藤椅上,身上盖着一条淡蓝色的毯子,井念天趴在她的腿上睡着了。

  

  井伽伽宠溺地捏了捏井念天的鼻尖,眼中是深深的疼爱。

  

  井念天闭着眼睛嘟着小嘴,抓住了井伽伽的手,小声嘟囔,“臭伽伽,一点都不听话。”

  

  “你呀,也不去学校,给你请个老师,你也把人家给气走,你说你是不是想惹伽伽生气呢。”井伽伽轻声说着。

  

  井念天将小脸在井伽伽的腿上蹭了蹭,带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井伽伽,“学校的课我早都学完了,只等期末考试的时候去考试就行了,再说了,你现在生病,我不在你身边照顾你,行吗?”

  

  井伽伽被井念天的样子逗乐了,轻轻捏了一下他的鼻尖问道,“小鬼,你这是让伽伽照顾你还是你照顾伽伽?”

  

  “嗯——我不管,反正我就在这里,哪儿也不去。”井念天抱着井伽伽的腿撒起娇来。

  

  井伽伽最后妥协,“好,好,伽伽真拿你没有办法,淘气的家伙。”

  

  井念天趴在井伽伽的腿上,看着外面,高兴,不言而喻。

  

  井伽伽不语,只要他在她身边就足够了,其他的她不想再想了,只是现在她想知道炎律到底怎么样了,他在哪儿,让爸爸和寒凌飞都去打听了,然而半个多月过去了,依然没有一点消息。

  

  “念天,伽伽问你个事儿?”

  

  “嗯。”井念天扭过脸看着井伽伽。

  

  “那天跟伽伽一起被送进来的那个叔叔被谁接走了你知道吗?”井伽伽轻声问道。

  

  井念天想了想,摇摇头,那几天除了伽伽外他什么都没有注意过,当然也不会注意到刚才井伽伽说的那个什么叔叔被谁接走这件事。

  

  正在这时,病房门推开,井念天扭过脸看向门口。

  

  “谁啊?”井伽伽看着井念天一副吃惊的样子,问道。

  

  “一个老男人,不认识。”井念天摇了摇头站起身,对门口的男人说道,“你是谁,怎么可以随便进来?”

  

  井伽伽想扭过脸,可是无奈脖子不能动,她只能干着急,“你是谁?”

  

  “看看你不就知道了。”男人走到井伽伽的身后。

  

  “站住!”井念天噌地站起身,来到男人面前,伸出手臂拦住了他。

  

  男人看了一眼眼前的井念天,停住脚步,开口,“没想到井小姐真是福大命大,竟然能死里逃生。”

  

  井伽伽记不起来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,她问道,“你到底是谁?”

  

  “你转过脸不就知道了。”男人冷声说道。

  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【求收藏】【求推荐】【求留言】【求关注】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